家居企业从“衣食住行”到“思想” 大力玩跨界营销

家具企业,如何应对美国反倾销?

中国古典家具产业 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2019-05-15

家具专区网

浏览数:2772

分享到: 0

导读 :三年前,江门新会森木家具有限公司(下称“森木家具”)创始人蒋华侨正式启动新三板挂牌进程,目标是“中国红木第一股”。

中国古典家具产业 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三年前,江门新会森木家具有限公司(下称“森木家具”)创始人蒋华侨正式启动新三板挂牌进程,目标是“中国红木第一股”。就在蒋华侨宣布这个计划半年后,福建华名华居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名华居”)在2016年7月先一步登陆新三板,抢走了当时国内两万多家红木家具企业向往的“第一”光环。但好景不长,华名华居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42.1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966万元。此后,2018年年度报告也未能按期披露。今年3月29日,华名华居正式提交终止挂牌申请。

差不多同一时间段,在古典家具的源起之地,有“中国古典家具之都”称号的江门新会,不少家具商户也在家具市场“不景气”的行情中选择关停或者搬迁。与此同时,环保监管日趋加严,这些以家庭传承为主的作坊式工厂经营者还面临规范化的考验。一位江门市政府人士透露,目前部分辖区内含“家具”两个字的企业在工商部门已经无法申请营业执照,环保查封力度非常强。“转型难度太大,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江门市另一位政府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即便是作为影响全国、极具地方特色的产业,产值大税收少、作坊多品牌少等特性让这座城市对古典家具产业的未来期待值并不算高。

尽管如此,这一影响了大约15万人的地方产业依然在江门新会鲜活存在。


百亿规模影响全国

江门旧时曾属于新会。2002年,国务院批复同意新会撤市设区,为江门市辖区。当地人有一个说法,以前江门属于新会,现在新会属于江门。明清时期起在新会开始兴起的古典家具行业,如今只是江门一个辖区名气大、税收低的传统产业。江门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900.41亿元。在江门各地区的产值贡献中,新会区多次位居江门辖区内各市、区生产总值第一,占江门经济总量约四分之一。2018年,在新会约677亿的年产值规模中,家具产业在数字层面的贡献是100亿左右。这个百亿规模是当地政府与家具商会默认的一个数据。

江门市新会区一位政府人士表示,由于古典家具行业特点,政府税收很低,几乎等于没有,因而家具行业实际产值应该是高于100亿的。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江门市、新会区政府的城市名片介绍中注意到,新会将自己定义为一个活力四射的产业之城,目前产业布局以临港装备制造、精细化工、纸及纸制品三大主导产业集群和食品、金属制品、纺织服装、建筑材料四大传统产业。在多份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于江门家具产业规划发展着墨不多,但这并不妨碍新会古典家具产业享誉全国。公开资料显示,古典家具行业在江门新会由来已久,明清时期已有大批传统古典家具制作工匠进入皇宫,为皇家制作精美的红木家具。

江门新会是中国古典家具商业化制作以及古典家具三大作(“京作”“苏作”“广作”)中的“广作”的发源地,也是近代中国古典家具的复兴发源地,几经起落。2006年到2007年间,全国古典家具市场形势较好,新会古典家具行业生意更是红火,吸引了全国不少投资者在当地投资办厂。新会古典家具市场也在那个时候实现了规模化发展,年产值突破10亿。2008年,受大环境经济下行影响,新会不少家具厂出现减产、停产现象。江门市政府官网资料显示,当时新会古典家具市场销售量同比下降30%到70%不等,价格较兴盛时期腰斩,多家企业亏本苦熬。直至2009年下半年,古典家具市场才再次开始复苏。2009年,江门新会区被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为“中国古典家具之都”。

江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等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8年,江门家具年产量从约404万件增长至约1103万件,年产值从10亿增长至100亿左右。新会家具行业商标注册量有300件左右,产品销往国内京、津、沪、穗等大城市及美国、澳大利亚、东南亚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新会区拥有全国最大的古典家具专业市场和国内最大的单体古典家具展销商城,并以此为基础组成方圆20公里的古典家具产业集群,区内大约有4000多家古典家具企业。江门新会区政府人士表示,新会古典家具行业目前是全国几大古典家具产业群中影响最大的。

中国古典家具产业 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产业转型困难重重

享有盛名的同时,江门新会古典家具行业的发展问题也一直存在。根据当地政府2017年公布的《关于福建仙游及浙江东阳红木家具产业发展经验的调研报告》及《关于古典家具企业“升规入统”的调研报告》指出,新会区内古典家具行业发展存在无行业规划、无准入门槛、无龙头带动、品牌意识不足、人才储备不足、纳税意识不足、行业内耗严重等问题。这些问题,行业里的经营者们也很清楚。一家年营收约五千万的家具企业创始人向记者表示,传统家具行业的弊病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新会古典家具走向更大的市场。

为了规避这些问题,他在最初成立公司时选择了与大多数家庭式、作坊式不同的经营模式,尽量避开价格战、研发新产品,引入环保设备、规范作业,按规定纳税、跟紧市场。过去9年以来,公司发展顺利,即使在2018年众多商户感叹市场行情不好时,公司也有令人满意的增长。然而,面对积重难返的行业问题,这位创始人最初坚持的经营理念有了动摇。他告诉记者,自己开始“随大流”。他称,自己每年在环保和纳税方面几十上百万的开销是他比别人平白无故多出来,很多家具企业不做这两件事省下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一样可以很好的生存。他认为,这个市场需要由政府主导或协助来进行规范化转型,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政府的力度并不强,甚至在一些实际扶持工作中并没有太大作用,诸如银行贷款申请、企业转型指导等。

2016年,新会区成立了传统特色产业转型升级工作领导小组,专门负责指导和协调相关职能部门开展古典家具产业的转型升级工作。2018年,江门市多个区域开始开展古典家具产业生产经营管理大检查专项行动。2018年,新会区再次出台《新会区古典家具产业规范提升系列文件的通知》表示,通过制定产业规划、准入工作指引、行业规范管理工作指引、行业税收征管工作指引等,扶持与力促古典家具产业在整合重组、企业培育、质量效益、品牌创建等方面取得显著成绩。

江门市一位市场监管局人士透露,这场专项清查行动背后还有环保监管日趋严格的背景,除了新会区,江门市内其他区、市家具企业同样面临环保问题的考验,针对排污不合格等不符合环保要求的企业查封力度严格,难有转圜的余地。这当中,一些家具企业试图通过“关系费”、“红包”方式疏通。该人士表示,他所知道的一位家具商户曾表示,只要能继续经营,愿意给一百万。即便如此,查封条还是落在了他的工厂门上。

江门新会区另一位政府人士透露,尽管政府设置了特色产业转型升级小组,但对于新会古典家具市场而言,转型已经是困难重重,政府的态度更多是鼓励、协助。他称,这里的古典家具市场多年来形成的就是家族传承式经营模式,并非规范的工厂,要改变太难。另一方面,江门新会更多是作为生产基地,产品制作完成后在其他地方销售,古典家具产业从产值、税收上看,对整个城市的贡献并不大。就算是与新会区内李锦记、无限极这样的企业对比,古典家具市场的经济体量也不算大,对于江门而言占比则更少。“1000多万左右(的税收),几乎等于没有税。”这位政府人士表示,除了家具产业,政府对于陈皮、小冈香这两大产业也持同样态度,虽然税收不高,但也很重视,希望透过这些产业带动当地人租金增收、上岗就业,实现“藏富于民”。不过,新会古典家具商会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认为,正是因为传统产业税收少,政府口头上重视,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纳入城市规划,任整个行业自我发展。

对于新会古典家具未来的规划和发展,有一组数据先后在多家江门媒体中提及:力争到2021年,培养古典家具规(限)上企业50家以上,规上工业产值20亿以上,限上企业主营收入10亿元以上,缴纳国地两税1亿元以上。对此,江门市新会区新闻信息处人士表示,政府并没有正规文件,都是协会的一些构想,说出来也无所谓。


行业面临双重考验?

江门市新会区大泽镇鲁班大道附近一带的房屋大多出租给了做红木家具生意的商户们。今年以来,“给房东打工”成为商户之间调侃生意不好的一个说词,扛不起房租就停几个月歇一歇,也被视作很正常的事情。

2018年,江门市全市生产总值同比上年增长7.8%。过去4年,江门每年的生产总值一直保持着7%到8%的增长。2018年,新会区首次跻身“2018年度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区”前50强。而根据江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江门优势传统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9.7%,但家具制造业却下降了10.3%。而此前,2014年到2017年,在江门的优势传统产业增加值中,家具制造业每年保持着6%到12%的增长。

新会古典家具城内多位家居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去年到今年,很多同行遇上消防、环保检查不合格被查封,直接就选择不做了。一位在江门有工厂的家具企业负责人面对记者的问询态度谨慎,回避了自己工厂环保是否合格的问题,而是指新会区内古典家具的工厂多以不规范为主,这两年生意已经很难做,政府不能一刀切。

除了这些经营者,还有因为行情冷清,辗转在各大卖场间寻找更多“能下单”客人的家具销售员。对于余丽(化名)来说,今年连区内最大的新会古典家具城人气也很差。“以前每家店多少都有人逛,有人下单,今年整个商城很冷清,销售比客人还多。”像余丽这样参与在新会家具产业链上的从业者大约有15万人,而新会区2018年户籍人口约76万人。当地人称附近生活的居民,每家每户多少都和家具有点关系,如果行情不好,大家也会受到影响。

对于新会古典家具市场的未来,以及整个新会乃至江门其他传统产业的未来,从业者、政府人士、当地居民,有人持乐观态度静待行业洗牌、产业升级,也有人愿意打“游击战”熬一时是一时。

责任编辑:芳琴
广告
推荐阅读
  • 推荐品牌
  • 市场行情
  • 评测导购
  • 专家视点
  • 家居学院
广告图片 广告
广告图片 广告
视频·专访 更多
  • 专访广东龙树实业集团邓树生董事长:辛勤耕耘18载,用25万打造行业标杆!

  • 专访皮阿诺董事长马礼斌:让小空间成就大模样

  • 专访山市爱力蒙特建材有限公司渠道总监张泽旺先生:用设计赋予产品人文价值

  • 专访迪信家具创始人梁少禧先生:家具业理应得到属于它的尊重和地位!

广告图片 广告
  • 一周排行
  • 当月推荐
footer